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羽文化网 > 畅谈项羽 > 项羽性格 > 正文
班固为什么说项羽是兵形势家
2012-08-29 16:03:32 来源: 作者:沈茂春 周加荣 热度:

班固说过项羽是兵形势家吗?

打开1986版上海古笈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的《二十五史》第一卷第532页,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说:“项王一篇”,“右兵形势十一家(九十二篇图十八卷)”。再打开《军事学是什么》一书,这本书是大学问家乐黛云推介、彭光谦等学者所著、2009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该书第14页上说:“早在西汉时期,就已经将兵家细分为兵权谋家、兵形势家、兵阴阳家、兵技巧家。”看来,是班固把项羽放在兵形势家行列了。

有人说,你搞错了,班固说的是兵书。是的,我这里说的也是兵书。兵书“项王一篇”是刘邦叫张良和韩信在楚汉相争胜利后总结的,可惜此“项王一篇”在兵学典籍中早已失传。现在,只能结合项羽的军事思想与项羽的实战经历来说明。

那什么是“兵形势”呢?项羽从小就爱读兵书,《孙子兵法》中关于“兵形势”是分为“形”、“势”两大篇章专门论述的。

 先看兵“形”。《孙子兵法·形篇》最后说:“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数,四曰称,五曰胜。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故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胜者之战,民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郭化若译《孙子兵法》P6466 上海古笈出版社 1977年版)

今天看来,古代兵法用来衡量胜与负的因素中,一是度,二是量,三是数,四是称,五是胜。敌我双方所处地域不同,自然产生了土地幅员大小不同的“度”;因敌我双方地幅大小不同,自然产生了双方人口和物质资源多少不同的“量”;因敌我双方人口和物质资源量的不同,而产生了双方军队兵员多少不同的“数”;敌我双方军队和兵员多少不同的数,产生了军事实力强弱的“称”;正因为敌我双方军事实力的不同,最终决定了战争的胜负,所以胜利的军队对失败的军队,就象用镒来称铢那样占绝对优势。这里得略作说明,秦汉时,一镒等于二十四两,一两等于二十四铢,一镒是一铢的五百七十六倍。胜利者对失败者就象用五百七十六去打一那样绝对的优势。所以打胜仗一方指挥士兵作战,就象从高山顶上决开积蓄起来的大水,直冲而下,其势锐不可挡。这就是“形”

“势”,《孙子兵法·势篇》结尾说:“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郭化若译《孙子兵法》P70 上海古笈出版社 1977年版)

看来善于指挥作战的人,总是注意利用有利于自己的态势,而不对部属求全责备。因此,他们能量才用人创造出一种必胜的态势,充分地利用必胜的态势。就是说指挥作战,打个比方好象转动木料石块一样。木料石块的特性是,你把它放在平坦的地方就不动,放在陡峭的地方,它们自然会滚动,所以善于指挥作战的人善造有利的态势,就象把圆石圆木放在万丈高山之巅,向下推转,翻滚而下,其能量如何能挡,当然无坚不摧了,这就是“势”

说到这里,各位也许对“形”、“势”有了一个大概的掌握。兵形,我们可以抛开原先对“形”,理解的形状、形态、形体、显露、表现这些词语,而知道是军队的军事实力,是“形”“势”中的物质基础。“势”,从原先理解为势力,政治、军事、或其他的社会活动方面的状况或情势,一切事物力量表现出来的情势的理解中转化为:战争指挥员运用一切有利因素,使战争表现出来的必胜的趋向。我们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哲学中说到过物质与运动,我们看到的整个世界都是运动着的物质,整个世界都是物质在运动。在军事哲学中,如果把“形”“势”上升到哲学层面:那么“形”,就是运动着的军队,而“势”,就是军队的运动。“形”,是军队运动的基础,“势”是军队运动的必然趋势。有“形”,才能有“势”,“形”“势”紧密相联;但“形”“势”又有明显区别:“形”,军队运动是客观存在,而“势”的军队如何运动,则可由战争指挥员主观去造就。

有人会说,你讲的是《孙子兵法》中孙子所说的“形”“势”,这与项羽称兵形势家有何关系呢?项羽从小就爱读兵书,被称为兵形势家,肯定从《孙子兵法》中“兵形”“兵势”篇中吸取了营养。如果把项羽一生大小七十余战为什么战战皆胜,如何识形造势而取得战战皆胜,就自然而然地知道班固为什么称项羽为兵形势家了。

先讲“形”。在这里,“形”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基础,是双方的军事实力。军事实力,这涉及到敌我双方的土地幅员、人口数量、物质资源、军队质量、兵员多少等双方的综合实力,这就涉及到“形”中的一部分了。知道了这一点,也多少就知道了在西楚立国时,为什么把国都定于徐州,把当时十分丰饶的九个郡分在项羽的名下。就是因为项羽既为西楚霸王,就必须掌握绝对的军事实力,保证一定的兵员数量。战争,不仅是军事力量对比,也是经济力量的对比。有了富庶的九郡经济实力保障,定都坐镇九郡的徐州,其余的十八家诸侯只占一郡或多的只占两至三郡,则西楚的军事力量,统治力量将会居于绝对的优势。物质基础是第一性,对战争的胜负起着先决的作用,所以战争的军事实力取决于经济实力。

不过,有了一定的军事实力,不一定就能必然打胜仗,这里还有一个项羽如何采用正确的战略战术、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优势、将敌人逼到失败的绝境的问题。谁都知道,战场形势千变万化,指挥作战者稍有不慎,一着失手,形势就会急转直下,胜势反而会变为败势,有利反而变不利,绝对优势的兵力反而会带不来绝对的胜利,比如巨鹿大战中章邯的60万,彭城大战中刘邦的56万。这里,原因又何在?这里就自然转到了“势”的问题。“故善战者求之于势”。就是说指挥者,如何正确运用战术原则,造成一种必胜的态势。这里就必然联系到《孙子兵法·势篇》中所说的“分数”、“形名”、“奇正”、“虚实”四大问题。

“分数”,这里讲的是善于部队管理的问题。项羽的西楚军很注重管理。部队中的每一个战士,进入兵营之前,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进入兵营之后,编入行伍,就进入了一定的军伍系统,便属于这一编制的行列,一切均需服从这一行伍,行、止、进、退,均须服从于这一行伍。这样,每一位士兵都能如此,则编制有序,组织严密,部队的管理就条理有序了。

“形名”,讲的是部队的通信联系。项羽指挥部队,是很注重指挥命令的传达畅通的。这关系着部队的指挥员的正确战斗意图的指令是否能顺利传达,部队是否能因战场形势变化而及时调度。对部队行动该行则行、该止则止。关系到每一个战斗能否取得胜利。这一问题关系如此之大,所以属于分数之后列第二。项羽治军严整,令行禁止,西楚军中军令从来畅通。除下项羽的威势,还有,就是项羽如何搞好通讯联系?“形”,目之所见为“形”,比如白天,可以看见的,指挥者用令旗指挥。有时被物所障,有时夜晚不可见,只好借耳之为听,可以用鼓和金来指挥,击鼓,进军,鸣金,收兵。如此畅通联系,指挥员的战术意图的指令能上下畅通,有了“形名”,这才保证西楚军进攻取得胜利。

第三个问题是“奇、正”。项羽之所以用兵如神,称为战神,正因为他奇正之法用得出神入化。“奇”“正”,讲的是战斗中用兵的战术。以正面迎敌为“正”,侧面偷袭为“奇”;常规作战为“正”,特殊战术为“奇”“奇”“正”,灵活使用,这才能保证敌人被击败,而自己获得胜利。关于“奇”“正”这一军事专业术语,一般不接触军事的人不太好懂,我不妨多说一点。关于“奇正”,孙膑的解释是:“形之应形,正也;无形而制形,奇也”。就是说用公开的常规战法对公开的常规战法是正,用秘密的特殊战法对敌人的公开常规战法是奇。“发而为正,其未发者奇也。奇发而不报,则胜矣”。是说公开的行动是正,隐秘的行动则为奇。出奇制胜,行动没有被敌人发觉而采取反措施,就会取得胜利。“奇正无穷,分也。”是说奇正变化无穷,就在于根据情况不同而灵活地组织部署兵力(孙膑的解释见邓泽宗《孙膑兵法注译》解放军出版社1986P108)

奇正变化,主要表现在兵力的分散与集中上。关于这一点,唐太宗李世民与卫国公李靖有过一段问对。唐太宗问:“分合为变者,奇正安在?”这里问军队分散与集中的变化,奇正之法怎么体现?李靖回答:“善用兵者,无不正,无不奇,使敌莫测。故正亦胜,奇亦胜。三军之士,止知其胜,而莫知所以胜。非变而能通,安能至是哉?分合所出,惟孙武能之。吴起而下,莫可及焉。”李靖回答了李世民的问话,答对说,善于用兵的人,无处不是正,无处不是奇,使敌人无法判断。所以他们指挥作战,正兵能胜,奇兵也能胜。全军将士只知道胜利了,却不知道是怎样取得胜利的。如果不把奇正变化融会贯通,怎能达到这样地步呢?由军队的分散集中所产生的奇正,只有孙子能达到,吴起以下都比不上他了(见王兆春著《中国古代兵书》蓝天出版社2008年版内《李卫公问对》P164)李靖所说,有点小看了项羽。项羽彭城大战突出三万轻骑,出奇制胜,堪称经典。怎能说比不上了呢?“奇”、“正”问题,谁都知道“以正合,以奇胜”。用兵打仗,无非“奇”、“正”两法,可接触实际呢?结合彭城反击战来看,看项羽是如何以奇兵胜敌的。谁都知道,刘邦集合五十六万大军,一举击破彭城,而项羽还在齐地作战。兵力仅止十万,以十万敌五十六万,谁是优势,谁是劣势,不言自明,按一般战术原则,肯定不能打,只能守。可能守吗?国都都被敌人攻破,要守,也只能守国都,这一战是势在必战。可怎么打。按常规,项羽必须迅速集合军队,打回彭城。可刘邦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蠢猪笨蛋,他早已派出樊哙领兵游弋于邹、鲁、薛一带,等项羽兵马与樊哙军队一接触,然后刘邦率所余大军从外围一包,于是这一仗就让刘邦把西楚彻底解决了。这样正合刘邦的心意。那仗该怎么打?这才引出兵法上所谈的兵贵神速,出奇制胜的问题。要打,找刘邦的软肋在什么地方,不在正面迎敌的东北,而在疏于防范的西方。其反击的主攻方向只能选定西方。还有一个反击时间问题。回救彭城十万火急,可大军从齐地返回彭城,大军、辎重车动铃铛响,一晃十天八天就过去了,等十天八天之后,刘邦的兵力部署已经十分完善。兵贵神速,必须快,因为快,此时刘邦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正在彭城纵情玩乐,而随他一起攻入彭城的其他诸侯将领,本来图的就是分得胜利果实,顺势分得一分大利。顺势捞好处,诸侯将领可以,想要他们跟项羽硬碰硬打仗,不可能。这样一分析,这一仗是可以打的,只是要出奇制胜。如果项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必然一下子就蒙了,不知所措,而项羽用最现代化的快速骑兵部队迅速攻击,他们的失败则完全就在掌握之中了。以后战争的事实也正如项羽分析的结果一样。这一切,完全是正确运用“以奇胜”。

第四是“虚实”问题。既然要进攻,自然要选择避实击虚,再强大的敌人,他的兵力部署,总是有强有弱,有实有虚。战役战术对与战场指挥员,都有一个如何选择一个“虚”的点进行攻击的问题。选择正确,以实击虚,则会象以石击卵那样属于胜势。巨鹿大战首先以进攻点选择甬道,彭城大战的进攻点不是顺路的东方,而是疏于防范的西方,这都是避实就虚。这样,项羽指挥作战,有管理严密的组织体系,有上下畅通的指挥系统,有奇正结合的灵活机动的战术,与虚实正确把握的主攻方向点的选择,则胜利就会有把握了。四者之间从一至四,内在有一定的逻辑顺序,而四者之间内在又有严密的逻辑联系。正因为项羽正确把握这四点,才能指挥战场进攻取胜。

当然,说其是兵形势家,还得说项羽善于“造势”“任势”

本来,《孙子兵法·势篇》中,讲的就是对敌实施战略进攻的问题。指挥员,如何运用战术原则,造成一种必胜的态势,这是战争指挥者必须真正掌握的问题。章邯领着号称六十万的秦军,打败了陈胜吴广,围攻项梁,逼其自杀,又围了赵,而当时的西楚军指挥官宋义却说等章邯与赵人两虎相斗之后再去攻击。只怕章邯打败赵人,胜势更大,则更难攻击。怎么办?主动出击!然而慑于敌方兵力过于强大,将士们心生惧意,这样仗还怎么打,唯一办法:造势。项羽在杀了宋义,夺取兵权而自己指挥时,政治上,进行战前动员,讲明了秦人残暴、灭楚国,楚正义,敌人非正义。具体造势上,破釜沉舟,断了后路,置之死地而后生,把士兵们逼到一种箭在弦上之势。在具体实施攻击时,其攻击的点是敌人的辎重部队和王离的部队。辎重部队大多老弱病残,易于攻击,王离部队是原来扶苏的部队,这支部队并非二世的嫡系,章邯对其也是有一定的防范的,所以对其攻击,章邯也不一定会拼死相救,这才是巨鹿之战为什么取胜的具体原因。至于最后逼降章邯,一是项羽的军事实力,二是秦二世和赵高两人怀疑章邯,帮了项羽的大忙。这两次大战,都是在必败的情况下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这才能使班固说项羽是兵形势家。班固从不轻易夸人,如此把项羽定成兵形势家,绝不是因为项羽从小就读了兵法,研究了兵法,而是项羽实战中如何运用兵法,识形造势,取得关键战役的关键性胜利。项羽为善战者,其取得胜利,是靠神奇的形势决定的,得势者昌,失势者亡。洞悉兵形,把握胜势,勇猛出击,必然会百战百胜。

《汉书》中,有关兵形势的共11家,有著作92篇。总结出兵形势家的基本特点是“雷动风举,后发而先至,离(分散)、合(集中)、背(后退)、乡(向前),变化无常,以轻疾制敌者也”。看!兵形势家指挥作战有其本身突出的特点,讲究军事进攻行动运动性和战术运用的灵活性。作战时,战术运用十分灵活并且突出一个“活”字,在进攻中,变化无常,轻疾制敌,以少胜多,快速出击,正是项羽指挥作战的具体特点。无论是巨鹿大战的十万打六十万,还是彭城大战的三万打五十六万,都表现着这一特点。《汉书·艺文志》中把兵家分类分属,正是根据其作战指挥的特点总结,才把项羽归入兵形势家,

(作者单位:沈茂春  江苏省宿迁技师学院; 周加荣  江苏省宿迁军分区)

参考文献:

《孙子今译》:上海古笈出版社  1977年版

《二十五史》:上海古笈出版社,上海书店  1986年版

《孙膑兵法注译》:邓泽宗  解放军出版社  1986年版

《中国古代兵书》:王兆春  蓝天出版社  2008年版

我要评论 已有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注册
关注排行 更多>>
图文推荐 更多>>
  • 大爱之神
  • 项羽刘邦成败的个性分析
评论排行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copyright(c) 2010-2018 Limited, All Rights Reseved 备案号:苏ICP备14038639号-3
版权所有: 宿豫广播电视总台(集团)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珠江路 电话:0527-8445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