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羽文化网 > 畅谈项羽 > 名家点评 > 正文
我看项羽的“不肯过江东”
2012-08-29 16:06:34 来源: 作者:洪其庚 热度: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上中学时读的这首评价项羽的宋诗,转眼50多年过去了。前不久,我又有机会拜读了《项羽文化》上的有关文章,真是受益多多,相恨见晚。说实在话,在对项羽的研究方面,我最多只能算是一名刚刚启蒙的小学生。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揣浅陋,从打造项羽文化的角度,冒昧谈点个人看法,或许能应上“愚者千虑必有一得”的那句古谚。
    先说说什么叫项羽文化。我的理解就是指项羽破釜沉舟的英雄气概,推翻暴秦的历史贡献,乌江自刎的悲壮激昂,挥泪别姬的人格魅力。四方面相辅相成,构成了项羽文化的整体。所谓打造项羽文化,就是在这四方面历史事实的基础上,适当注入情感元素,存功去过,进一步把项羽英雄化、完美化和理想化,从而使项羽文化成为宿迁人民张扬的旗帜和亮丽的名片。相反,如果我们只知道就事论事研究项羽文化,只知道“实事求是”,而不注意打造项羽文化,动不动就批评他为人残暴坑杀降卒,动不动就指责他优柔寡断鸿门宴放走政敌刘邦,动不动就抱怨他建都彭城没有战略眼光,这样的项羽文化就成了灰色文化,就失去了传承的历史意义。正如毛泽东思想不包括毛泽东晚年错误一样,项羽文化也不应包括他征战中的诸多失误。
    再举例说,《三国志》中的诸葛亮只是历史上的诸葛亮,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他不可能料事如神,他不可能未出茅庐已知天下三分,他不可能十全十美。而《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则被打造成中华民族聪明智慧的化身。“三个臭皮匠,凑成诸葛亮”,足见“诸葛文化”影响之大。与诸葛亮相反,历史上的曹操也许是雄才大略,也许是颇有作为,而文化意义上的曹操,却成了历代奸臣的代表人物之一。可见打造人物文化,树立正反典型,自古皆然。谈到打造人物文化,司马迁在《史记》中所打造的黄帝文化,当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早最成功最完美的文化。黄帝是远古时代传说中的人物,他不可能全知全能,而司马迁却把远古时代劳动人民的种种发明创造都写在他的名下,使他成为中华民族为之骄傲的圣明无比的人文始祖。五千年来,作为黄帝子孙,我们每个人都感到自豪不已。之所以如此,关键就是我们心目中始终有一面永不褪色的黄帝文化大旗!
    实际上,早在项羽之前,中华民族历史上就涌现出不少“失败的英雄”,其中共工就是杰出的代表。共工和另一个部落首领颛顼争夺统治权失败后,共工本人及其部族被迫从河南逐步向西北方向迁移,一直迁到甘肃敦煌。一代伟人毛泽东对此评论说:“诸说不同。我取《淮南子·天文训》,共工是胜利的英雄。你看,‘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他死了没有呢?没有说,因而没有死,共工是确实胜利了。”(原载《人民文学》1962年5月号)我想,如果我们稍微做一点移花接木,把毛泽东评价共工的话移植到项羽身上,应当说还是很恰当不过的。前者“怒而触不周之山”,后者愤而刎于乌水之滨,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他们俩的英雄业绩永载于中华民族的神州大地!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读着这不乏英雄末路的悲壮诗句,我们自然就会想起诗的作者项羽。大家都知道,项羽是历史上推翻秦朝后的西楚霸王,叱咤风云、东征西讨在位5年时间。起兵反秦之前,他就想取秦始皇的位子而“代之”,是一位在中国历史上具有重大影响的政治人物。从公元前202年兵败被围直到乌江自刎,至今已过去两千多年。项羽既然是政治人物和历史人物,我们在研究和评价项羽时,就应该把他放在政治家的高度和历史的长河中加以观察,这样才能得出符合历史的正确结论。否则就事论事为研究而研究,在项羽的人物性格上着眼过多,在项羽的失误方面着眼过多,最终只能是长期打笔墨官司,争来争去争不出什么结果。“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作为政治人物,作为西楚霸王,作为一代“人杰”,项羽在反抗和推翻暴秦的军事斗争中,破釜沉舟,以一当十,大小数十战,所向披靡,他的赫赫战功彪炳史册,其地位和影响远在汉高祖刘邦之上。这既是历史的定论,也是各位专家学者的定论。在此,笔者不再聱言。
    然而在项羽“不肯过江东”的问题上,自古以来看法不尽相同,多数都是负面评价或持“惋惜”的态度。最有代表性就是晚唐诗人杜牧的《题乌江亭》:“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诗中认为项羽缺乏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决心,对他自刎乌江作出惋惜和消极的评价。当代专家学者在此问题上的观点也都大同小异。
    我不想语惊四座,但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我认为正是项羽“不肯过江东”的战略抉择,才铸就了他的历史地位和传承千古的政治影响,才铸就了他是“失败的英雄”,才铸就了他生是人杰、死是鬼雄的圆满人生。如果对他的自刎单单表示“惋惜”,还勉强可以理解,但是如果对他的壮烈行动不能充分肯定,则是完全错误的,是缺失历史唯物辩证法的具体表现。
    纵观中国历史,从纪元前770年到纪元前221年,史称春秋战国时期。“春秋无义战”。在这长达500多年的时间里,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无休无止的争霸,无休无止的战争,无休无止的杀戮。血流成河,尸堆如山。历史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淋淋的代价。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实行的暴政简直就是无形的战争,甚至比战争有过之而无不及。“天下苦秦久矣”!孟姜女的哭泣,万喜良的呼喊,在进也死退也死的两死绝境中,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天下云起响应,暴秦顷刻瓦解。接着就是5年的楚汉相争,“丁壮苦军旅,老弱罢鞍漕”;“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事到如今,颤颤巍巍的历史老人又走到了十字路口,一条普通的乌江已成了和平与战乱的分界线。站在这条分界线上,项羽如能后退一小步,则和平的前景就会增加一大步。相反,战乱还不知又要持续多少年!过江还是不过江,是舍已救天下还是舍天下救自己,进与退就在项羽的一念之中。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不肯过江东”与“不能过江东”虽一字之差,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不肯”是主观行为,而“不能”则是客观条件所限。项羽的“不肯”,绝不是性格上高傲自负的表现,而是理念上的战略选择,即主观思考的结果。早在楚汉相争僵持不下的时候,项羽就对刘邦说得很清楚:“天下匈匈数岁矣,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为也”。有《史记》上的白纸黑字为证,项羽之所以“不肯过江东”,不正说明他顺应历史潮流,不愿再“苦天下之民”吗?
    兵败突围到了乌江江边,乌江亭长有船只在身边,劝项羽赶快渡江,以图东山再起。可是项羽却说:“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我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于是拔剑自刎而死。正如太史公司马迁所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历史证明,项羽为结束楚汉相争而死,为天下早日太平而死,舍已而救天下,他的死比泰山还要重!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评价政治人物,不能单看他说了些什么,做了什么,还要看他的言行所产生的社会效果和历史效果。项羽当时如果“过江东”,势必要招兵买马,自立为王,继续和刘邦争天下。不管最终是谁胜谁负,“一将功成百骨枯”,千百万人头落地的还是芸芸众生。古谚云:“朝廷换一换,黎民死一半”,这种血腥的恶性循环是多么的可怕!正是项羽“不肯过江东”,客观上为汉朝的建立、巩固和发展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前后两汉延续了400多年,社会相对稳定,经济大有发展,百姓休养生息,推翻暴秦的目的达到了,项羽地下有知,不用说也会含笑九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什么必要去替项羽“惋惜”?我们有什么必要去批评和指责他一番?可以说正是项羽的“自刎”,才决定了他在历史上的永生!——不管怎么说,历史的唯物辩证法就是这样。
    马克思说过,“历史常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200多年前,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当了两届总统以后,毅然决然表示不再参加第三届总统竞选。当时美国宪法并未规定总统仅可以任两届,照说华盛顿完全可以连任下去,直至病死。但,华盛顿没有这样做。历史证明,正是华盛顿的率先垂范,开创了美国总统连任不超过两届的先例。1951年美国国会通过宪法修正案,正式作出明文规定总统的连任期限,其法源就是华盛顿的先例。华盛顿不仅是美国独立建国的缔造者,而且还是美国政治民主的缔造者,为此他始终受到美国人民的尊敬和爱戴。华盛顿或许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不参加第三届总统竞选的意义,竟然是这样的巨大、这样的深远!
    中国辛亥革命后,公元1912年元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为了换取国内和平,仅干了几个月,孙中山毅然决然辞去了大总统一职。当时也有人表示“惋惜”,甚至也有人表示反对。但历史证明,他的辞职一点也未影响他在人民中的地位和威信。相反那些一心想当皇帝的人,那些只知进而不知退的人,那些一心追求终身制的人,包括外国的和中国的,最终都落得个被人民推翻和被历史唾弃的下场。近100年时间过去了,现在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不分国籍不分党派,都对中山先生尊敬有加、信仰有加。由此可见,对政治家的“进”与“退”,绝不能以一时的成败论英雄!
    反面的例子也是有的。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正式宣告成立。到此内战的大局已定,饱受战乱之苦的民众渴望稳定、渴望和平。可是被推翻了蒋介石不甘心失败,率领残兵败将逃到大海之滨,面对滔滔海峡,他既没有一点“无颜见江东父老”的羞愧之心,更谈不上慷慨激昂“拔剑自刎”救天下,而是厚着脸皮硬是“过江东”渡海逃往台湾。到台湾蜗居后,蒋介石借洋人之力,几乎每天都要叫喊“反攻大陆”,妄图“卷土重来未可知”。两岸分裂60多年过去,就个人而言,蒋介石的目的完全达到了,他不仅自已干了20多年的“终身总统”,而且他的儿子蒋经国也干了10多年的“终身总统”。父子俩双获“终身”桂冠,够快活、够风光、够过瘾了,然而殊不知给国家、给民族、给其他人的父子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和痛苦!试想一下,如果蒋介石当年选择“不肯过江东”,那么今天的亿万炎黄子孙将会是怎样感谢他呢?然而当年他“过了江东”,叫今天的炎黄子孙又怎么能瞧得起他呢?
    从项羽谈到华盛顿,从华盛顿又谈到孙中山和蒋介石,乍一看,似乎扯得远了。不错,远是远了点,但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古人说“圣人不以一已治天下”。大凡九鼎在手的政治人物,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如能顺应潮流,准确地把握“进”与“退”的辩证关系,不仅对个人,而且对国家都显得尤为重要。当进不进固然不对,但是当退不退同样是错误的。项羽、华盛顿和孙中山,都是人类历史上具有重大影响的政治家,他们在关键时刻,都能以不同的方式把握了“退”的战略选择,因此他们都为社会进步、为国家为民族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他们名垂青史,当是历史的必然。换句话说,如果项羽当年“过江东”,如果华盛顿当年连任终身总统,如果孙中山当年不辞职坚持任到底,不光是他们个人,恐怕就连整个国家的历史都要改写。
    写到这里,笔者再把话题转回到项羽身上。我认为,今后我们在研究和评价项羽时,一定要跳出就事论事的小圈子,一定要从资料堆里解放出来,纵览古今,放眼中外,站在政治家的高度,站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高度,站在打造项羽文化的高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研究出一个真实的项羽,才能评价出一个高大的项羽、英雄的项羽。我们不仅在反秦军事斗争方面要还项羽一个公道,而且在“不肯过江东”方面同样要还项羽一个公道。君不见,由于项羽当机立断“不肯过江东”,楚汉相争之后和之前的历史,几乎发生了一个从乱到治的大转折。因此,对项羽的历史作用,怎么评价都不为过高。“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宋朝女诗人李清照的话,说得实在是太对了。
    (作者系泗阳县退休中学教师)  

我要评论 已有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注册
关注排行 更多>>
图文推荐 更多>>
  • 项王故里“下相棋”
  • 项羽故里考辨
  • 《项羽不死于乌江考》研究方法平议
评论排行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copyright(c) 2010-2016 Limited, All Rights Reseved 备案号:苏ICP备14038639号-3
版权所有: 宿豫广播电视总台(集团)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珠江路 电话:0527-84468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