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羽文化网 > 畅谈项羽 > 名家点评 > 正文
《项羽不死于乌江考》研究方法平议
2012-03-12 14:44:48 来源: 作者:袁传璋 热度:

摘  要:“红学”名家冯其庸先生发表《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作出“项羽是死于东城而不是死于乌江”的“新的结论”,激起重大反响。该文被主流媒体奉为中国文史界“意义重大”的学术范本。但经审察发现,冯先生由于在古典文本解读方面,存在对《史记》史法的误会、句法的不明、训诂的缺失;研究方法上,征引古籍或移花接木、或以意增删,且常以想象替代考实;野外考察道听途说,以假作真,其“结论”纯属凭虚造说,更不具“‘不忘启迪’的示范意义”(借用《光明日报》2007年9月11日“光明论坛”所刊宣传冯文的文章题目)。该文在文本解读和研究方法两个方面反映出来的问题,在时下具有某种普遍性,而对该文的评介也关乎实事求是学风的导向与重建,实有进一步讨论的必要。

关键词:《史记》;东城;乌江;研究方法;学风

一、引  言

西楚霸王项羽(前232—前202),由于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的实录描写,在华语世界是妇孺皆知的历史名人,其乌江自刎的壮烈结局,千百年来更是耳熟能详的历史常识。但前不久著名“红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首任院长冯其庸教授,在上海《中华文史论丛》2007年第二辑发表《项羽不死于乌江考》,引据《项羽本纪》“太史公曰”称项羽“身死东城”,以否定《项纪》正文项羽乌江自刎的记叙,石破天惊地作出了“项羽是死于东城而不是死于乌江”的“新的结论”。为支撑这个断案,冯先生还“考出”项王陷入的阴陵大泽即今淮南市东的高塘湖、项王东城快战的四隤山即定远县城南六十里的嗟姬墩、“乌江在汉代属历阳(唐称和州),与东城是相隔遥远的不同地域”,甚至断言《项纪》中“乌江亭长檥船待”以下的文字有“错简”、“《史记》里确实不存在乌江自刎之说”。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卞孝萱教授随即公开致函称赞他“发展了王国维的双重论证法”,“考出项羽乌江自刎之说,源于元杂剧”、“大文出而后项羽死于东城,可为定论”。多家报刊对冯文纷纷转载,网络平台更为冯说推波助澜。一时间,二千年来从无疑义的项羽乌江自刎的定说大有一朝颠覆之势。更加引发震撼的是,《中国文化报》2007年8月25日整版刊发冯先生的《项羽不死于乌江》,特加《编者按》,“编者认为,《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一文,虽只是2007年中国文史界的‘一件小事’,却意义重大”;《光明日报》2007年9月11日的“光明论坛”发表题为《“不忘启迪”的示范意义》的署名评论,号召“广大学者”学习冯《考》中体现出来的“大家的学术风范”;某省教育厅随即指定冯《考》为普通高中《史记选读》课程的必读参考文献。如此看来,《项羽不死于乌江考》的问世,其意义似乎已超越项羽究竟是死于何地的具体论争,而具有为中国文史界导向的指标价值。

20662222-1_o.jpg

但笔者依然坚信项羽“乌江自刎”与“身死东城”都是《史记》的实录,二者完全统一而无丝毫矛盾。故而对与此相左的《项羽不死于乌江考》的理据进行了全面的清理,发现被人誉为“可为定论”的冯先生的“新的结论”,纯系捕风捉影凭虚造说。为澄清历史真相,笔者以《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史籍为基本依据,参以历代舆地志书的相关记载,特撰《项羽死于乌江考》(载《淮阴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第2期),指出:项羽东城快战发生在东城县域的四隤山。秦代的乌江亭地属东城县。项羽“欲渡乌江”与临江拒渡二者统一于一身,是其人格的必然发展。司马迁叙写项羽的结局,在《项羽本纪》正文中据事录实为自刎于乌江,而在篇终赞语中正式书为“身死东城”,是同篇前后互见足义,体现了太史公严谨的史法。

冯其庸先生在《项羽不死于乌江考》[1]中,对“项羽是死于东城(邑)而不是死于乌江”的“新的结论”的论证,由于种种失误,实难成立。究其原因,窃以为一是出于对太史公文本的误读,二是


[1] 该文载于《中华文史论丛》2007年第二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245—272页,以下引用此文不再出注。

 

我要评论 已有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注册
关注排行 更多>>
图文推荐 更多>>
  • 项王故里“下相棋”
  • 项羽故里考辨
  • 《项羽不死于乌江考》研究方法平议
评论排行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copyright(c) 2010-2016 Limited, All Rights Reseved 备案号:苏ICP备14038639号-3
版权所有: 宿豫广播电视总台(集团)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珠江路 电话:0527-84468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