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羽文化网 > 畅谈项羽 > 名家点评 > 正文
项羽遗文 宿迁瑰宝
2012-03-12 14:39:06 来源: 作者:曾志雄 热度:

项羽(前 232~前 202)在《史记‧项羽本纪》的记述中,1骁勇善战,纯乎一介武夫;然而在垓下之围的段落中,却记下了他那千古绝唱的《垓下歌》 :

2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初讀该诗的人,无不被开头一句震憾,觉得该诗气吞河岳,慷慨真情。严可均(1762~1843)编《全秦汉文》,又收入《项羽本纪》中项羽的另一手笔《斩宋义出令军中》:  宋义与齐谋反楚,楚王阴令羽诛之。3这是歷來仅見的项羽兩篇遗作。一诗一文,都具有短小精悍的特点。前者气势磅礡,下笔不凡;全篇有如兵家布阵,无一句软弱,无一字落空。后者虽寥寥兩句,然而用字措辞,斩钉截铁,一派军旅森严之象。可見,项羽遗文即便不多,其用字如用兵的风格,表露无遗。其实,项羽还有一篇长文,收錄在《补标史记评林》卷首的《长短說》之中,4自明代发现以來(見下文),一直被人忽略。目前所見各种《宿迁县志》,至今仍然未見收錄。据凌稚隆說,该文与其它39 则《短长說》为大篆竹册,乃王世贞(1536~1590)从齐地野外掘地的农夫手上得來。5凌稚隆生平不详,约与王世贞同时。我曾经把本文与其它 9 则有关秦汉史事(前 206~前 202)的《短长說》和《史记》仔细对照,发现这 10 篇内容和《史记》该时期的记事不但没有抵触,还有互补长短之处。各篇涉及到的时事、风俗、称谓。

1、据《项羽本纪》 ,项羽初起时年二十四。当时为秦二世元年(前 209),项梁率项羽殺会稽守起事。(分别見中华书局《史记》点校本295 页及 297页。下引《史记》同此本。)项羽自殺于汉王五年(前202),其生卒年以此订定。

2、《项羽本纪》333页。宋郭茂倩《樂府诗集》称此诗为《力拔山操》;陈仁子《文选补遗》称为《垓下帐中歌》;清冯惟讷《古诗记》称为《垓下歌》。本文据《古诗记》之称。

3、严可均编:《全上古先秦汉魏三国六朝文》190页,该书收錄于《续修四库四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 年。原句見《项羽本纪》305页。

4、見凌稚隆辑校、李光缙增补、日人有井范平补标:《补标史记评林》卷首《短长說》。《短长說》共40则,每则无标题,本篇为第29 则。《史记评林》版本颇多,其它各本均未見《短长說》,只有《补标史记评林》收入。本文所据版本为台湾大学中文系藏的线装本,无出版资料。

5、同上注。按:齐地即秦汉以前的齐国,在今山东省境内。官名,都找不到造假痕迹。6由于 40 则同时出土,數量多,记述范围广,各篇之间又互相呼应而不見舛讹错漏,显示出一定的可靠性。原文无标点,现在把第 29 则的一篇标点分段,并加以注解如下: 西楚霸王使司马奉书汉之諸王、列侯、大将、护军、中尉、卒正、人吏:7 汉王劉季奸回不道,倍诅弃父,酗酒嫚贤,以干天罚。8惟我兩军迫于凶残,不以好見,敢布腹心。昔我武信君有讨于薛,季寔帅群盗而请启行;9爰锡虎贲五千、骠将十人,以为季纪纲之仆。10寡人迅扫河北,遏劉全师,11季得抵间以入崤函之险,蹈空解理,兵刃不血,伊谁之故?

6、曾志雄:〈秦汉逸史十则〉59~60 页,收入于安平秋、赵生群、张强主编:楚汉人物研究学术讨論会暨中国史记研究会第七届年会論文──《史记論丛》(第四集)47~60 页,甘肃人民出版社,2008 年。

7、项羽于前206 自封为西楚霸王,都彭城。奉书,即捧书、持书,“奉书”后省“于”字。司马,六卿之一,掌军旅之事。据《周禮‧夏官‧大司马》,大司马佐王平治邦国,主管实务,不负责文书,以此本文不应出自司马之手。项羽原有大司马周殷,但固陵开战后(即本则写作之前)背楚降汉(見《项羽本纪》332 页),故本篇之司马非周殷。诸王、列侯、大将、护军、中尉、卒正、人吏,都是秦汉官名,其中“卒正、人吏”汉以來少見,在《史记》中仅見于《朝鲜列传》及《天官书》各一次,恐为战国旧时官名。这里的汉之诸王、列侯、大将,即下文的“齐王、武王、赵王、梁相国”等人,皆为劉邦所封,見注35。据此可見本文的宣告对象为汉方的參战者而非劉邦。

8、劉季,劉邦之名。《高祖本纪》谓劉邦字季而无名,《索隐》已疑之,云:“按《汉书》‘名邦,字季’,此单云字,亦又可疑。按:汉高祖长兄名伯,次名仲,不見别名,则季亦是名也。故项岱云:‘高祖小字季,即位易名邦,后因讳邦不讳季,所以季布犹称姓也。’”(342 页)方炫琛研究《左传》人物名号发现,周人在名、字之外,另有行次的称谓,与名、字并不相混。(《左传人物名号研究》40 页,国立政治大学中文研究所博士論文,1983 年)例如晋国士会又称士季(文公七年),范鞅又称范叔(襄公二十九年),季、叔皆为行次。就像今人称王老大、文革时期骂孔子为“孔老二”一样。本篇称劉邦为“季”,显然并非称字。劉季的人名结构,明显是秦末周人以行次为称谓的制度。奸回不道,奸,又作“奸”,“奸、回”都是邪惡之意。《左传‧襄公二十三年》有“奸回不轨”,指邪惡不合法度。倍,同“背”。弃父,汉二年(前205),项羽击彭城,劉邦弃父败走,项羽得汉王家属。倍,同“背”。背诅,谓违背鸿沟和约。嫚,《說文解字‧女部》:“嫚,侮易也。”指侮辱和轻视别人。《高祖本纪》亦谓劉邦好酒嫚贤。干,犯。天罚,上天的惩罚。《尚书‧泰誓》:“奉予一人,将行天罚。”

我要评论 已有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注册
关注排行 更多>>
图文推荐 更多>>
  • 项王故里“下相棋”
  • 项羽故里考辨
  • 《项羽不死于乌江考》研究方法平议
评论排行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copyright(c) 2010-2018 Limited, All Rights Reseved 备案号:苏ICP备14038639号-3
版权所有: 宿豫广播电视总台(集团)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珠江路 电话:0527-8445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