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羽文化网 > 项羽生平 > 锋芒毕露 > 正文
从地理角度分析项羽失败的战略原因
2012-07-20 16:18:16 来源: 作者:宋杰(首都师范大学) 热度:

(一)对都城和根据地的选择

纵观历代成就功业的君主,无不慎重地挑选确定都城所在的根据地。例如管仲曾告诫齐桓公,在建国立都时要“因天之材,归地之利”。必须注意那里的地形是否利于防守,物产是否丰饶,便于人畜繁息。“能为霸王者,盖天子圣人也,故圣人之处国者,必于不倾之地,而择地形之肥饶者,乡山左右,经水若泽。内为落渠之写,因大川而注焉。乃以其天材地利之所生,养其人以育六畜。天下之人,皆归其德而惠其义。” 占据了稳固富庶的根据地,就能立身于不败之处。如荀彧建议曹操率先夺取兖州时说:“昔高祖保关中,光武据河内,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进足以胜敌,退足以坚守,故虽有困败而终济大业。将军本以兖州首事,平山东之难,百姓无不归心悦服。且河、济,天下之要地也,今虽残坏,犹易以自保,是亦将军之关中、河内也,不可以不先定。”随着社会的发展演变,各个区域的地位价值具有升降变化。从战国、秦朝到西汉末年,我国在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最为重要的当属关中地区,它四面环山,易守难攻。内部的平原沃野上河流纵横,有利于农田灌溉,因而物产丰盛。司马迁称赞道:“故关中之地,于天下三分之一,而人众不过什三,然量其富什居其六。”顾祖禹曾汇集前贤论述关中形胜之说云:“府名山耸峙,大川环流,凭高据深,雄于天下。战国时苏秦说秦惠王曰:‘秦四塞之国,被山带渭,东有关河,南有巴蜀,西有汉中,北有代马。’楚汉间韩生说项羽曰:‘关中阻山带河,四塞之地,地肥饶,可都以霸。’汉初娄敬说高祖曰:‘秦地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卒然有惊,百万之众可立具。入关而都之,此搤天下之亢而拊其背也。’张良曰:‘关中左殽函,右陇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贾谊亦言‘践华为城,因河为池’者也。又东方朔曰:‘汉兴,去三河之地,止灞、浐之西,都泾、渭之南,此所谓天下陆海之地。’东汉初寇恂曰:‘长安道里居中,应接近便,从容一处,可制四方。’杜都《论都赋》亦备言长安之险固,谓‘进攻则百克,退守则有余’也。又班固曰:‘昔后稷封斄,公刘处豳,大王徙支阝,文王作酆,武王治镐,其民有先王遗风,好稼穑,务本业,故《豳诗》言农桑衣食之本甚备。有鄠、杜竹林,南山檀柘,号称陆海。’其《西都赋》曰:‘汉之西都,在于雍州,实曰长安。左据函谷、二崤之阻,表以泰华、终南之山。右界褒斜、陇首之险,带以洪河、泾、渭之川。众流之隈,汧涌其西。华实之毛,则九州之上腴焉;防御之阻,则天下之奥区焉。’张衡《西京赋》亦云:‘左有崤、函重险,桃林之塞,右有陇坻之隘,隔碍华戎。’晋潘岳《西征赋》云:‘邪界褒斜,右滨汧、陇,面终南而背云阳,跨平原而连峰冢,九嵕嶻嶭,太乙巃从。南有玄灞素浐,汤井温谷,北有清渭浊泾,兰池周曲;浸决郑、白之渠,漕引淮海之粟。’盖山川形胜,莫若西京也。且原隰沃野,则资储易足;地势便利,则战守有余。有事于中原者,未尝不属意于此焉。”

如上所述,关中对于成就帝王霸业的重要性在当时可以说是有目共睹,尽人皆知。所以秦末农民起义时,楚怀王“与诸将约:先入定关中者,王之。”把封王关中当作最高的奖赏。但是项羽对占据这一地区的重要意义并没有足够的关注,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十二月,他在巨鹿之战中消灭了王离等人率领的秦军主力,随即成为诸侯联军的统帅,掌握着四十万大军,却在漳南与章邯余部相持长达半年之久,直到次年七月迫使其投降后才挥师向关中进发,致使刘邦乘虚而入,率先占领咸阳,为后来称帝捞取了政治资本。项羽在兵进关中之后,“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号为‘霸王’。”即使在如此有利的局面之下,他也没有选择在关中建国立都,而是撤回到西楚老家去了。当时韩生向他建议,“关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以霸。” 项羽却心思东归,回绝道:“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可见其缺乏战略头脑,尽管他勇武超群,但是在谋划大局方面的智商相当低下,甚至不如常人。难怪韩生气得骂他是“沐猴而冠”,将其比喻为缺乏见识的畜牲。

项羽选择的根据地是“王梁楚地九郡,都彭城。”其中梁地的砀郡在现在的豫东商丘地区,春秋与战国前期属宋,土地贫瘠,物产匮乏。墨子曾说“宋无长木”,“无雉兔狐狸”,属于穷乡僻壤。而当时的楚国所在的江淮地区虽然疆域辽阔,但是尚未得到充分的开发,经济上相当落后。如司马迁所言:“楚、越之地,地广人希,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果陏蠃蛤,不待贾而足,地势饶食,无饥馑之患,以故呰窳偷生,无积聚而多贫。是故江、淮以南,无冻饿之人,亦无千金之家。”傅筑夫先生曾指出,在战国早期楚与秦原是势均力敌的,但是后来关中平原的经济建设得到了飞速的发展,秦楚之间就此拉开了国力上的差距。“事实上,楚国并不是失败在地理形势或军事力量上,也不能归咎于战略错误或措施失当上,而是失败在经济落后上。”何况当时的楚国“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项羽选择的西楚却只有其中数郡,其余的广袤领土则分封给了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吴芮和临江王共敖等人,而英布和吴芮又在后来投靠了刘邦,可见他的立国基础是相当薄弱的,在兵力、给养等方面无法与汉军作持久抗衡,尽管江东的八千子弟兵勇敢善战,也难敌数十万虎狼之师。后来英布造反,薛公分析其有上中下三策,其下策就是据守人力物产贫乏的江南楚地。“东取吴,西取下蔡,归重于越,身归长沙,陛下安枕而卧,汉无事矣。”反观刘邦由于拥有可靠的根据地,即使一时在前线受挫,也能很快得到补充而恢复元气。正如鄂君所言:“夫上与楚相距五岁,常失军亡众,逃身遁者数矣。然萧何常从关中遣军补其处,非上所诏令召,而数万众会上之乏绝者数矣。夫汉与楚相守荥阳数年,军无见粮,萧何转漕关中,给食不乏。”

另外,由于关中平原为群山环抱,四面皆有险阻扼塞。刘邦在军事不利的情况下可以闭关自守,利用各处的险要地势拒敌于国门之外,力保自己的巢穴不失。但是项羽立都彭城(今江苏徐州),建国于梁楚九郡,这一根据地所在的黄淮海平原平坦开阔,利于步兵行进与车骑驰骋,缺乏山川险阻来做防御屏障。张仪曾说魏都大梁附近,“地四平,诸侯四通,条达辐凑,无有名山大川之阻。从郑至梁,不过百里;从陈至梁,二百余里。马驰人趋,不待倦而至。”吕蒙也建议孙权不要北伐徐州,认为当地无险可守,容易被敌人长驱直入。“今(曹)操远在河北,新破诸袁,抚集幽冀,未暇东顾。徐土守兵,闻不足言,往自可克。然地势陆通,骁骑所骋,至尊今日得徐州,操后旬必来争,虽以七八万人守之,犹当怀忧。”楚汉战争的进程也证实了彭城地区在防御上的困难,汉高帝二年(公元前205年)刘邦在出关东征时,曾经乘项羽领兵伐齐之际,迅速地占领了楚都彭城,“收其货宝美人,日置酒高会。”汉高帝五年(公元前202年)垓下之战前夕,韩信又遣灌婴率兵从齐地南下,进入楚国境界后攻城略地势如破竹,一直打到广陵(今江苏扬州),都没有遇到有力的抵抗。灌婴随后回师北渡淮河,“斩薛公,下下邳,击破楚骑于平阳,遂降彭城,虏柱国项佗,降留、薛、沛、酂、萧、相。攻苦,谯,复得亚将周兰。与汉王会颐乡。”这次军事行动几乎把项羽在淮南、淮北的后方巢穴摧毁殆尽,使他在随后进行的决战中处于兵员粮草补给断绝的极为不利境地。可见在根据地选择上的失误,是项羽最终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宋代学者何去非曾对此感叹道:“向使项羽据关而王,驱以东出,使与韩、彭、田、黥之徒分疆错壤,以弱其势,则关东之土尚可得兼哉!信乎,王者之兴固有所谓驱除者也。”

我要评论 已有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注册
关注排行 更多>>
图文推荐 更多>>
  • 项羽智得乌骓马
评论排行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copyright(c) 2010-2016 Limited, All Rights Reseved 备案号:苏ICP备14038639号-3
版权所有: 宿豫广播电视总台(集团)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珠江路 电话:0527-84468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