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羽文化网 > 项羽生平 > 锋芒毕露 > 正文
  从出土文献看秦楚之际的法统与纪年——兼说吕后时期的法统与纪年
2012-07-20 16:16:46 来源: 作者:王伟 热度:

法统是中国传统政治概念,指政权之正当传承,其表现形式有法律、纪年等。楚汉之际,风云变幻,数个政权并存或继起,最终取得天下的汉政权,对于楚汉之际的一段历史,承认哪一政权的法统、使用哪一政权的纪年,无疑牵涉到汉政权的合法性问题。 

《汉书卷二十一下《律历志下》引刘歆《世经》记秦及汉初帝王世系:

(秦)始皇,《本纪》即位三十七年。

二世,《本纪》即位三年。

著《纪》,(汉)高帝即位十二年。

惠帝,著《纪》即位七年。

高(帝)〔后〕,著《纪》即位八年。

这一帝王世系传承顺序反映了西汉末人对于秦及汉初天命交替、法统承的权威观念,即以汉政权继承秦政权,以高帝元年上接秦二世三年。这一认识,与楚汉之际时人、汉初人以及西汉中期的司马迁对同一问题的认识颇有不同。

马王堆帛书《刑德乙篇》中有“张楚”纪年。马王堆帛书《五星占·土星行度》记:

〔相〕与营室晨出东方    元·秦始皇  一      二

与营室晨出东方      二        二      三

与东璧晨出东方      三        三      四

与奎晨〔出〕东方     四        四      五

与娄震出东方       五        五      六

与胃晨出东方       六        六      七

与昴晨出东方       七        七      八

与毕晨出东方       八        八·张楚      ·元

与觜角晨出东方      九        九      二

与伐晨出东方       十        四十     三

与东井晨出东方      一            ·汉元

〔与东〕井晨出东方    二        二

与鬼晨出东方       三        三

与柳晨出东方       四        四

与七星晨出东方      五        五

与张晨出东方       六        六

与翼晨出东方       七        七

与轸晨出东方       八        八

与角晨出东方       九        九

与亢晨出东方       廿        十

与氐晨出东方       一        一

与房晨出东方       二        二

〔与〕心晨出东方     三            ·孝惠元

〔与〕尾晨出东方     四        二

与箕晨出东方       五        三

与斗晨出东方       六        四

与牵牛晨出东方      七        五

与婺女晨出东方      八        六

与虚晨出东方       九        七

与危晨出东方       卅            ·高皇后元

《土星行度》中于秦始皇三十八年不书秦二世纪年,也记有“张楚”。田余庆先生指出,历史由秦至汉,其间必有楚的法统地位存在,不容抹杀。这一认识无疑是非常正确的。不过《土星行度》中还是先书秦始皇纪年,以“张楚”并列于其后,又不书“张楚”元年,说明在《五星占》作者的认识中,还是以秦的法统为主,“张楚”至多只是与秦是并列的政权。

《史记》卷十六《秦楚之际月表》:“太史公读秦楚之际,曰:初作难,发于陈涉;虐戾灭秦自项氏;拨乱诛暴,平定海内,卒践帝祚,成于汉家。五年之间,号令三嬗,自生民以来,未始有受命若斯之亟也!”《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秦既暴虐,楚人发难,项氏遂乱,汉乃扶义征伐;八年之间,天下三嬗,事繁变众,故详著《秦楚之际月表》第四。”在司马迁眼中,秦楚之际的“号令三嬗”是:秦→陈涉→项氏→汉家。司马迁撰述《史记》以“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其中有司马迁本人对这一段历史的认识。不过司马迁以当代人书当代史,不可能不受到当时权威法统观念的影响。所以,司马迁虽然承认陈涉的法统地位,但只是将其列入《世家》。司马迁虽然将项羽列入《本纪》,但早在《五星占》时代的政治观念中,秦楚之际的历史已没有项羽纪年的存身之地。

《史记》卷八《高祖本纪》记,楚汉相持未决时,刘邦与项羽临广武之间而语,刘邦指责项羽说:“始与项羽俱受命怀王,曰先入定关中者王之,项羽负约,王我于蜀汉,罪一。秦项羽矫杀卿子冠军而自尊,罪二。项羽已救赵,当还报,而擅劫诸侯兵入关,罪三。怀王约入秦无暴掠,项羽烧秦宫室,掘始皇帝冢,私收其财物,罪四。又强杀秦降王子婴,罪五。诈坑秦子弟新安二十万,王其将,罪六。项羽皆王诸将善地,而徙逐故主,令臣下争叛逆,罪七。项羽出逐义帝彭城,自都之,夺韩王地,并王梁楚,多自予,罪八。项羽使人阴弑义帝江南,罪九。夫为人臣而弑其主,杀已降,为政不平,主约不信,天下所不容,大逆无道,罪十也。吾以义兵从诸侯诛残贼,使刑余罪人击杀项羽,何苦乃与公挑战!” 对于刘邦的指责,项羽虽然大怒,但亦无言可对,只好“伏弩射中汉王”。可见刘邦所述亦为项羽所承认,也就是说,刘邦和项羽,至少在名义上,都曾服属于楚义帝。刘邦和项羽,都是人臣;楚义帝,才是人主。《五星占·土星行度》等在秦始皇三十八年旁记有“张楚”,也说明了汉政权与“张楚”政权之间的这种密不可分的关系。然而这种关系又使得汉政权面对两难的境地:既要承认“张楚”政权的法统,又要将汉政权法统的起始点划定在高帝元年;既无法否认刘邦曾经服属于项羽,又要确立诛灭项羽的合法性和正当性。所以西汉末人的法统传承序列中只好将“张楚”政权的法统置于不顾。这种对于法统传承序列的修改和重写,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争夺政权的合法性。

在面临政权合法性危机或两难时,对于法统传承序列的修改和重写会不止一次地发生。对于吕后时期的法统传承序列,也发生过修改和重写。惠帝去世后,吕后先以“后宫美人子”即位,四年后这位少帝被废黜“幽杀”。吕后又以恒山王刘弘为帝,此为吕后时期的另一位少帝。吕后去世后,大臣诛杀诸吕,迎立文帝后,恒山王刘弘也被诛杀。在吕后时期的两位少帝即位之时,没有人能够预见一位少帝会被吕后“幽杀”,另一位少帝会被大臣诛杀。当两位少帝即位之时,其法统一定是要被时人承认的。换言之,在两位少帝即位之时,都会正常改元,正常使用两位少帝的纪年,拥立一位新帝即位而不使用其纪年是无法理解的。而当文帝即位、大臣诛杀少帝之后,又一次面临政权合法性的危机或两难:没有办法承认两位少帝的法统,但两位少帝在位期间的纪年又无所系属,所以只好将其全部归属于吕后。于是又出现了对于法统传承序列的修改和重写。《五星占·土星行度》于惠帝七年后不书少帝元年,而书“高皇后元”,无疑是文帝时期进行的对两位少帝在位期间的法统与纪年的重写。马王堆帛书《五星占·木星行度》记:

相与营室晨出东方 ·秦始皇帝元 三 五   七  九        [二]

与东辟晨出东方  二         四 六 [八][十]       [三]

与娄晨出东方   三         五 七 [九] 一        [四]

与毕晨出东方   四         六 八 [卌] 二        [五]

与东井晨出东方  五         七 九 ·汉元 ·孝惠[元][六]

与柳晨出东方   六         八 卅   二  二        [七]

与张晨出东方   七         九 一 [三][三]       [八]

与轸晨出东方   八         廿 二 [四] 四       [元]

与亢晨出东方   九         一 三  五  五         二

与心晨出东方   十         二 四  六  六         三

与斗晨出东方   一         三 五  七  七

与婺女晨出东方  二         四 六  八  ·代皇

对于同一纪年,《五星占·土星行度》书“高皇后元”,《五星占·木星行度》书“代皇”,正说明这种重写尚未完全固化。

如果上述认识不误,那么实际上在吕后时期应该出现过两次改元,也应该出现过两次“二年”,这样看来,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中的“二年”,不能遽定为吕后二年(即第一位少帝之二年),尚不能完全排除是后一少帝即恒山王刘弘之二年的可能性。在目前的资料条件下,至多只能说,前者的可能性较大而已。

我要评论 已有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注册
关注排行 更多>>
图文推荐 更多>>
  • 项羽智得乌骓马
评论排行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copyright(c) 2010-2016 Limited, All Rights Reseved 备案号:苏ICP备14038639号-3
版权所有: 宿豫广播电视总台(集团)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珠江路 电话:0527-84468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