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项羽文化网 > 项羽研究 > 项羽军事 > 正文
项羽“击坑秦卒二十余万人”献疑
2012-03-12 11:24:20 来源: 作者:李振宏 热度:

在项羽评价问题上,羽之凶残暴虐是其被后世诟病的主要问题。而其中最为人所谈论者,莫过于对他“击坑秦卒二十余万人”控诉。但其揆诸史籍,关于此事的记载其实非常可疑,一是资料来源的单一性,使得人们没有更多的记载可供考证;二是极端地不合情理,不符合事物的正常逻辑,难以取信与人。但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此事历二千余年而被人所怀疑,在传统的史书中几乎众口一词,没有歧义,实为天大之冤案,特为献疑。

822F6NM9D21G.jpg

 

先来看关于此事的正式记载。

《史记·项羽列传》载:

章邯使人见项羽,欲约。项羽召军吏谋曰:“粮少,欲听其约。”军吏皆曰:“善。”项羽乃与期洹水南殷虚上。已盟,章邯见项羽而流涕,为言赵高。项羽乃立章邯为雍王,置楚军中。使长史欣为上将军,将秦军为前行。到新安。诸侯吏卒异时故繇使屯戍过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无状,及秦军降诸侯,诸侯吏卒乘胜多奴虏使之,轻折辱秦吏卒。秦吏卒多窃言曰:“章将军等诈吾属降诸侯,今能入关破秦,大善;即不能,诸侯虏吾属而东,秦必尽诛吾父母妻子。”诸将微闻其计,以告项羽。项羽乃召黥布、蒲将军计曰:“秦吏卒尚众,其心不服,至关中不听,事必危,不如击杀之,而独与章邯、长史欣、都尉翳入秦。”於是楚军夜击阬秦卒二十馀万人新安城南。

《史记·黥布列传》载:

项籍之引兵西至新安,又使布等夜击阬章邯秦卒二十馀万人。

以上为《史记》关于此事的正式记载,后来的《汉书》中完全照录,也分见两处。《汉书·项籍传》载:

汉元年,羽将诸侯兵三十余万,行略地至河南,遂西到新安。异时诸侯吏卒徭役屯戍过秦中,秦中遇之多亡状,及秦军降诸侯,诸侯吏卒乘胜奴虏使之,轻折辱秦吏卒。吏卒多窃言曰:“章将军等诈吾属降诸侯,今能入关破秦,大善:“即不能,诸侯虏吾属而东,秦又尽诛吾父母妻子。”诸将微闻其计,以告羽。羽乃召英布、蒲将军计曰:“秦吏卒尚众,其心不服,至关不听,事必危。不如击之,独与章邯、长史欣、都尉翳入秦。”于是夜击坑秦军二十余万人。

《汉书·黥布传》载:

項籍之引兵西至新安,又使布等夜击阬章邯秦卒二十余万人。

以上关于“击坑”之资料,《汉书》中两处,均取之于《史记》。此后典籍凡谈及此者,均是众口一词,再无异议。《四库全书》所收录的各种典籍中共出现“击坑秦卒二十余万人”的记载19处,也都发端于此。如《资治通鉴》卷九载:“于是楚军夜击阬秦卒二十余万人新安城南。”

虽然两千多年间这一记载不曾被人怀疑,但这并不说明这就一定是历史事实。凡事实者,必有事实之属性,必得符合历史或生活的逻辑,并能够被人们所理解。而发端于司马迁的这个所谓事实,却有着不少不能为人理解的悖谬之处。

其一,关于诸侯兵力与秦军兵力之对比,不支持这种说法。当时项羽统领的诸侯之兵力,司马迁在言及击坑秦卒时没有提及,而在此后写项羽入关之后与刘邦的兵力对比时说:“当是时,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四十万是在不久之后的数字,或可认定为稍稍有所发展的数字。《汉书·项籍传》在记载击坑秦卒时对项羽的兵力有所交待,曰“羽将诸侯兵三十余万,行略地至河南,遂西到新安”。班固或许有所本,因为班固《汉书》凡与《史记》重叠的内容,一般是袭用司马迁的文字。既有改动,一定是有根据的,况且这个说法,和此后的“四十万”也相距不远。果真如此,三十多万人的军队如何能在一夜之间将二十多万人的士卒悉数杀死并全部坑埋呢?二十多万人相对于三十多万人并不是一个绝对劣势,特别是被置于死地的时候,那种由求生欲望激发出来的反抗力量是不能低估的。而且根据《史记·项羽本纪》中的记载,项羽“使长史欣为上将军,将秦军为前行”,说明“秦军”是没有经过改编或改造的原章邯军,是具有较强的战斗力的部队,是有组织的武装,并不是被解除武装的俘虏。当二十多万人的武装因被置于死地而奋起反击的时候,三十多万人能否战胜他们都有疑问,更遑论被坑杀于一夜之间!

其二,“击坑”一词说明,20多万秦军最后是被掩埋或活埋的,而这种坑杀的说法,也有明显的漏洞。掩埋20多万人,要挖掘多大的土炕,在一夜之间击杀并掩埋,其可操作性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假若果有此事,也是当时举世瞩目之事件,必有确切的地理位置被指认并流传下来,发掘此万人坑是极容易之事;然两千年来,此坑之确切位置却不曾被人提起,不曾被人发现。

以上疑点,使司马迁的记载缺乏起码的可信度。司马迁写作记录这些事件的凭据是什么,是从哪里来的,我们都无从知晓,但的确它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司马迁大概也考虑过此事是否可信的问题,不知是否出于有意,他在《史记》的另外两个地方谈到此事时,用了一个“诈坑”的说法。《史记》写项羽与刘邦相持于广武,项羽欲与刘邦独身挑战,刘邦历数项羽十大罪状,其中说:

诈阬秦子弟新安二十万,王其将,罪六。(《史记·高祖本纪》)

同样的文字又见于《史记·淮阴侯列传》中,韩信拜将之后为刘邦分析天下形势的一段话:

项王诈阬秦降卒二十馀万,唯独邯、欣、翳得脱,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

“诈坑”说一出,后人信之者不疑。最先承袭这一说法的是西汉晚期的刘向。刘向在《新序》卷十《善谋》篇,抄录了《史记·淮阴侯列传》中的韩信语:

且三秦王为秦将,将秦子弟数岁,所杀亡不可胜计,又欺其众降,诸侯至新安,项王诈坑秦降卒二十余万人,唯独邯、欣、翳脱,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

到东汉时,班固又在《汉书》的相关地方抄录了《史记》中语:

诈坑秦子弟新安二十万,王其将,罪六也。  (《汉书·高帝纪上》)

至新安,项王诈坑秦降卒二十余万人,唯独邯、欣、翳脱。 (《汉书·韩信传》)

由此,两汉以后凡谈到项羽坑杀秦卒之事的典籍中,就又多了一个“诈坑”的说法,凡40余处。这40多处文字几乎都和司马迁的几句话一字不差,唯有一处稍有发挥,见于宋代林之奇的《尚书全解》卷三十二。林之奇说:“于是夜击阬秦军二十余万人。夫以人之不服己,而以计覆之。使无噍類,以绝后患,此固暴虐不仁如项羽者之所忍为,周公必不为也。”但“以计覆之”四个字,他没有任何解释或说明,到底是什么计,如何“覆”,他没有说;他的“以计覆之”根据是什么,也没有说。看来,所谓“以计覆之”,也只是对司马迁“诈坑”一词的简单发挥。因为,“诈”说得正面一些就是“计”了。

“诈坑”一说,也颇令人生疑。这种说法可以为“击坑秦卒二十多万人”的说法勉强打个圆场。因为,如果项羽用了一个奸诈的计谋,二十多万人被解除了武装,或被诱入了什么陷阱,坑杀起来就相对容易一些,就可以使击坑秦卒一事在常理上得到说明。如此说来,“诈坑”说也是感觉到了以30多万兵力去击坑20多万有组织有武装之人的不可信,才想象出来的说辞。其实,诈也好,计也罢,也都无法真正解除人们的疑虑。以司马迁对待项羽的态度,将其刻画得那么凶残暴虐,如果真的使用了什么计谋,那还不是又可多给他一个奸诈的罪名,岂能将其放过,而不把他的奸诈之计、坑杀秦卒的详情细节全都揭露甚至放大出来?像他写项羽洗劫秦都咸阳:“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如果真的有诈坑秦卒二十多万人的话,恐怕其恶劣之势,也是不亚于“火三月不灭”的,也是可以大肆刻画一番的。仅用“击坑”“诈坑”之类概念而没有具体细节上的说明,总是不那么令人信服的。

作者系河南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导

我要评论 已有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注册
关注排行 更多>>
图文推荐 更多>>
  • 项羽“击坑秦卒二十余万人”献疑
  • 论 巨 鹿 之战
评论排行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copyright(c) 2010-2016 Limited, All Rights Reseved 备案号:苏ICP备14038639号-3
版权所有: 宿豫广播电视总台(集团)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珠江路 电话:0527-84468192